阜新新闻  >   本地  >  正文

一直向灵魂黑洞最深处走去

评论

内容梗概


由于母亲与自己家当铺雇的人在家里偷情,桐原亮司跑到废弃大楼的通风道里玩耍,却看到了父亲对自己的好友雪穗实施侵害的不堪一幕,扭曲的惊惧与愤怒使得11岁的他用长剪刀刺死了自己的父亲,之后西本雪穗的母亲及“ 母亲的情人”也“ 意外死亡”,随后她被优雅独居的唐泽礼子收养。


没有了完整家庭的少男和少女,在惨剧发生后度过了平静的七年,然而,桐原亮司发现当年的案子还是有人在查,而且,已经开始怀疑到自己和唐泽雪穗身上了。


没有家庭温暖的二人,为了不让自己的罪行被发现,用尽各种手段把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一一除掉。


这一切的起因竟是少女的母亲由于家庭窘迫,为了钱硬逼着自己的女儿出卖肉体,幼年不幸的经历让雪穗的心灵从此失去了阳光,而亮司基于各种复杂的情愫一直暗中帮助雪穗报复迫害她的人,同时也帮她一步步铲除一切妨碍她成功的障碍。


最终桐原亮司为了让警察不追查到雪穗,用剪刀自尽,而雪穗面对桐原亮司的尸体,一次也没有回头。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日本著名作家。


1958年生于大阪。1985年,以第31 届江户川乱步奖获奖作品《放学后》出道,开始扬名立万。


20年东野圭吾作品逾60部,几乎囊括日本所有大奖:1999年《秘密》获第52 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入围第120 届直木奖;2000 年《白夜行》入围第122 届直木奖;2001 年《暗恋》入围第125 届直木奖;2004年《幻夜》入围第131届直木奖;2006年《嫌疑人X的献身》获第134 届直木奖、第6 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


《白夜行》出版之后引起巨大轰动,使东野圭吾成为天王级作家,成为日本、韩国与台湾等地最受欢迎的作家之一。


精彩试读


烤乌贼饼的两片铁板由铰链连在一起,夹住裹了面粉和蛋汁的乌贼,再利用铁板加热。烧烤乌贼的味道激起了食欲。


充分加热后,老板娘打开铁板,又圆又扁的脆饼黏在其中一片铁板上。她涂上薄薄的酱汁,对折,再以咖啡色纸包起来,说声“好了”,把饼递给笹垣。


笹垣看了看写着“烤乌贼饼四十元”的牌子,付了钱。老板娘亲切地说:“多谢。”然后拿起报纸,坐回椅子。


笹垣正要离开,一个中年女子在店门口停下脚步,向老板娘打招呼。她手上提着购物篮,看样子是附近的家庭主妇。“那边好像很热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呀?”她指着大楼问。


“好像是啊,刚才来了好多警车,可能是小孩受伤了。”老板娘说。


“小孩?”笹垣回头问,“大楼里怎么会有小孩?”“那栋大楼已经成了小孩的游乐场。我早就担心迟早会有人玩到受伤,结果真的出事了,不是吗?”“哦,在那样的大楼里,能玩些什么?”“谁知道他们的把戏!我早就觉得该把那里整顿一下,太危险了。”笹垣吃完烤乌贼饼,走向大楼。在他身后的老板娘眼里,想必会认为他是个游手好闲、爱看热闹的中年人。


穿着制服的警察在大楼前拉起警戒线阻挡看热闹的人。笹垣钻过警戒线,一个警察用威吓的眼神看他,他指了指胸口,表明警徽在这里。那个警察明白了他的手势,向他行注目礼。


大楼有个类似玄关的地方,原本的设计也许是装设玻璃大门,但目前只用美耐板和角材挡住。美耐板有一部分被掀开了,以便进入。


向看守的警察打过招呼后,笹垣走进大楼。不出所料,里面十分幽暗,空气里飘荡着霉味与灰尘混杂的气味。他站住不动,直到眼睛适应了黑暗。不知从何处传来了谈话声。


过了一会儿,逐渐可以辨识四周景象了,笹垣这才明白自己站在原本应该是等候电梯的穿堂,因为右边有两部并排的电梯,门前堆着建材和电机零件。正面是墙,不过开了一个四方形洞口,洞的另一边暗不见物,也许是原本建筑规划中的停车场。左边有个房间,安装了粗糙的胶合板门,感觉像是临时充数的,上面用粉笔潦草地写着“禁止进入”,大概是建筑工人所为。


门开了,走出两个男人,是同组的刑警。他们看到笹垣便停下脚步。


“哦,辛苦了。难得的休假,你真倒霉呀。”其中一个对笹垣说,他比笹垣大两岁。另一个年轻刑警调到搜查一科还不到一年。


“我早就有预感,觉得不太妙,这种第六感何必这么准呢?”说完,笹垣又压低声音道,“老大心情怎么样?”对方皱起眉头,摇摇手。年轻刑警在一旁苦笑。


“也难怪,他才说想轻松一下,就出了这种事。现在里面在做什么?”“松野教授刚到。”“哦。”“那我们去外头转转。”“好,辛苦了。”看来他们是奉命出去问话。


笹垣目送他们离开,然后缓缓打开门。房间约有十五叠。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室内不像穿堂那般暗。


调查人员聚在窗户对面的墙边。有几张陌生面孔,多半是管区西布施分局的人,其他都是看腻了的老相识,其中与笹垣交情最深的那个率先看向这边。他是组长中冢,头发剃成五分平头,戴着金边眼镜,镜片上半部呈淡紫色。眉心那道皱纹就算笑的时候也不会消失。中冢没有说“辛苦了”或“怎么这么晚”,只微微动了动下巴,示意他过去。笹垣走了过去。


房间内没有像样的家具,靠墙摆着一张黑色人造革长椅,挤一挤大概可以坐三个成人。尸体就躺在上面,一个男子。


网友点评


大岛:完美的大结局总不会让我记很久,有遗憾的主人公总让我无法忘怀,哪怕在日常生活中想起他们的名字,我也会萌生出一种对老友的怀念,西本雪穗是一个,桐原亮司也是一个。


鬼鬼:恨不得一口气看完!亮司和雪惠似乎并不相爱,只是相互依存的关系,或者说是相互利用。


只是觉得东野圭吾很大胆,这样的情节设计在晚上阅读的时候总是觉得背后发凉,一次次的谋杀和强奸让人深刻觉得人性的阴暗,不仅觉得悲凉更多感觉的是可怕阴冷,气氛营造很好,从不同的人物去描写,最后再全部理顺拼凑在一起,不亏是成名作!瞬间变成粉丝了。


柏邦妮:昨晚两点开始看《白夜行》一直看到天亮看完。展现出东野圭吾对复杂叙事的掌控能力,精彩绝伦。但是我最欣赏的还是他对恶的动机,那种孜孜不倦的探求,一直向灵魂黑洞最深处走去。


他书写的恶往往不是凡俗的恶,而是一种提纯的,高智商的,有分寸的,肃穆的恶。那种恶最终会让人动容,和纯粹的善一样。


年年:看到10%已经给你摊出凶手,可接下来你只会更焦躁地追寻其动机。


薇罗尼卡:看到最后一章让人汗毛倒竖。没人能理解那是怎样的一种守护与爱,就如同没人能理解那是怎样的一种撕裂与伤害。


梅子同学:最近重新好好读了此书,五星推荐给喜欢推理小说的朋友。不仅仅是人物心理和故事情节写得好,还将日本在信息时代到来时的那种风云变幻的历史感生动地呈现出来了。


由美惠:果然是推理界的无冕之王。东野圭吾在前面从未明写男女主角的联系,但精心埋伏的草蛇灰线却一点点揭示出最后的真相。他们不仅是爱人,也是同谋,在每一个角落,都潜藏着足以吞噬一切的黑暗。他们的爱情不是俗套的对抗黑暗的武器,而是罪恶的帮凶。这样的土壤中生长出的黑色的恶之花,在没有阳光的地方,极尽绚烂。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图聚焦
精彩视频
热门推荐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阜新新闻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阜新新闻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邮箱:qq@123.com

联系我们|fxrbs.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备案号 统计代码